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图忆︱寻影游园:苏州,一座园林城市的记忆

2022-09-06 17:48:33 620

摘要:邱丽媛编译【编者按】春天踏青,赏花游园,苏州是个不错的去处。苏州自古是江南有名的旅游胜地,其园林更是中国园林的典范。苏州园林,溯源于春秋,发展于晋唐,繁荣于两宋,全盛于明清。...

邱丽媛 编译

【编者按】春天踏青,赏花游园,苏州是个不错的去处。苏州自古是江南有名的旅游胜地,其园林更是中国园林的典范。

苏州园林,溯源于春秋,发展于晋唐,繁荣于两宋,全盛于明清。苏州的几座园林昔日皆是贵族府邸,每个园林都有其自己的历史、独有的设计。

晚清以来,苏州被誉为“东方威尼斯”,百余年来吸引了外国众多游客和研究者,留下了大量的影像资料。苏州当地的文人说,园林需要你用平和接纳的心态进入,需要你动用自己的观察力,去发现那些有如对联一般彼此呼应、彼此吻合的细节。有一种神秘力量使得园林出于人手而又融于自然,只有善于通过外形而发现精神内在的人,才能窥得个中三昧。

在苏州园林,我们也可以看到江南的中国人对自然的深刻感受,如何影响了他们对居住艺术的理解。

虎丘

虎丘位于苏州古城西北20里处,是座美丽的小岛。岛上的密林里有寺庙、佛塔,禅院若隐若现,整个建筑群因宝塔的存在而稍显庄严。乾隆皇帝南巡曾驻跸于此,修建行宫。

从苏州站到虎丘山、西园、留园的路线图。F.R.南希:《苏州,一座园林城市》,上海,1936年。

虎丘行宫。阿罗姆:《中华帝国图景》,伦敦,1843年。

虎丘塔。应该建于公元11世纪。喜仁龙:《中国景观:喜仁龙的摄影及见闻》,瑞典,1937年。

斜塔下方著名题刻——虎丘剑池。黄仲衡摄影。F.R.南希:《苏州,一座园林城市》,上海,1936年。

丘小吴轩。小吴轩又名望苏台,在虎丘云岩寺东南隅。墙面挂满了书画,左上方还可以看到白底黑字正楷体的“小吴轩”匾。该匾为庞国钧所书。庞国钧、费树蔚等社会名流、书画家组成了保护园林的民间组织,并通过展览售卖书画来修复园林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留园

留园始建于明朝,作为私家园林传承多代,被誉为“花园里的住所”,院内的房屋围绕着园中的山水修建,一进连一进,卧室、游廊、宴息室、花厅被长廊、拱桥、水上曲桥连成一体。

留园平面图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留园大门。大门为黑色的普通木门。门旁有一个岗亭,门前一条狗在悠闲地散步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香樟树与粉墙。一棵古老的香樟树在粉墙上投下阴影。树影下有一座小石桥、一条石子小路、一座用来警示此处危险的龛式石灯和有顶长廊的花窗。画面左侧是一座两层的茶室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一座立于山石高处、纤巧的六角亭。通向亭子的浅色卵石铺成的小路是数个世纪之前的风格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一座袖珍庭院的湖石。熊形的湖石与圆形的花窗、南天竹雅致的枝叶与方形的花窗交相辉映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带月洞门的房间。与上图的房间毗邻。月洞门前、画面右侧的桌子上有一盆盆栽。透过月洞门可以看到三张做装饰用的小桌子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紫藤。透过巨石旁边的门,可以看到葳蕤的紫藤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

湖岸小岛。湖岸由质朴的石块构成,有的地方以白墙为背景,有的地方为倾斜在水上的古树提供了支撑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西园

西园戒幢律寺又名西园寺,始建于元代至元年间(1264-1294),起初叫归元寺,号称“吴中第一古寺。明朝嘉靖时此处为太仆徐泰时的别墅,主人将其改名为西园。

大雄宝殿。黄仲衡摄影。F.R.南希:《苏州,一座园林城市》,上海,1936年。

湖心亭。

放生池。冈大路:《中国庭园论》,日本,1943年。

一位女士在大雄宝殿前留影。

狮子林

狮子林最初属于寺庙,大约1342年由高僧惟则创建,并为它起了一个源于佛经的名字—“狮子林”。园中还有一座生有五棵松的假山,使其另得一名——“五松园”。几经易手后,它最后由贝氏家族购得,经巨资重修后,狮子林布局精巧,奇石众多,亭台廊桥,叠石疏泉,小桥流水,曲径通幽,处处显示出超凡的营造技艺。

狮子林平面图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九曲桥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岸边的树木、亭台、湖石和它们在荷塘中的倒影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通向人工岛的拱桥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湖中岛上由湖石堆积的假山。岛上有很多岔路和石洞,要到达另外一边可能会耗去一个下午的时间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堆叠在亭子前的湖石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硅化木。画面下方摆满了花盆,左侧一方巨大的湖石旁是一株姿态优雅、枝干遒劲的硅化木。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有顶走廊的龙形图案花窗。透过花窗,可以看到庭院里一座新修的方形建筑的屋顶。(左)有顶走廊的紫藤图案花窗。(中)有顶走廊的凤凰图案花窗。(右)包爱兰:《中国园林览胜:留园与狮子林》,纽约,1943年。

如同坐狮状的巨石。摄于1918年,当时园林正在改造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怡园(顾家花园)

怡园位于尚书巷,是园主的曾祖父顾鹤逸颐养之所。怡园包括几处安静的角落、小路,以及其他适合散步和冥想的地方。园中的水塘是园子的主题,据说在开挖池塘时挖出了18尊明代罗汉像,后来园主将之安置在一座亭子的墙壁上。园中的湖石、装饰柱和回廊来自于苏州城中的老园林。古老的琴桌和一些园中装饰可以追溯到宋代,其他一些陈设则是明代的物品。整座园林雅致非凡,值得细细品味。

顾家花园(现名怡园)一角。拜石轩前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游人在怡园的留念照。像这样的园林,给人留下的印象可能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奇石和树木。它旨在通过丰富和变幻来吸引人,而不是任何显而易见的设计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怡园内景。沃勒(A.J.Waller)摄影。(左)怡园内的古老石制陈设。黄仲衡摄影。(右)F.R.南希:《苏州,一座园林城市》,上海,1936年。

怡园。唐纳德·曼尼摄影。伊丽莎白·库珀:《中国庭院中的女人》,纽约,1914年。

拙政园

拙政园位于内城的北街,建于明代,是官员所建,因此其名是自谦,即“拙于政务”。明代大文人文徵明曾在此写下了一部文集,同时还创作了很多画作与诗歌。到清朝,它成为驻扎在苏州掌管八旗的清朝将军的治所,到太平天国时期又被太平军占领。园林经历变迁,虽有衰败的外表,但气质精神依然。

莲池上的舫式亭。黄仲衡摄影。F.R.南希:《苏州,一座园林城市》,上海,1936年。

位于拙政园旧址八旗会馆中的月洞门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植有老藤的入口。人们认为其年代可以追溯到16世纪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起伏的云墙上的月洞门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折桥。长长的折桥下原本是一片水塘,而今繁茂的植物取代了水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王氏女校花园

王氏女校,即1906年王谢长达女士创立的“振华女校”,蔡元培为学校校董。1928年学校分为中学部和小学部,中学部迁入苏州织造署,并确定学校名为“振华女子中学”。

完美的太湖石——瑞云峰。这块太湖石矗立在满目疮痍的苏州王氏女校花园里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

女校内废弃的园林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网师园

网师园是苏州园林中最小的一座,始建于南宋时期,为扬州人史正志(藏书家,官至侍郎)的“万卷堂”故址,花园初名为“鱼隐”,后废。清朝乾隆年间(约1770年),致仕的光禄寺少卿宋宗元购得废弃的园子加以重建,定名为“网师园”。

网师园小湖及长廊。构成中心元素的小湖被建筑三面环绕,开敞的长廊随着湖岸或高或低,或曲折蜿蜒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网师园长廊水亭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网师园一座横跨溪流的石桥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殿春簃的最后深处后院一角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沧浪亭

沧浪亭建于宋代,历史上屡遭摧毁。19世纪70年代得以重建,1927年此中兴建了美术学校,虽然保留下来,但园中格局已被改变,原来的建筑已被带有仿古柱廊的大型宫殿所代替。

沧浪亭开敞的长廊。现在是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所在地。喜仁龙:《中国园林》,纽约,1949年。

沧浪亭。黄仲衡摄影。F.R.南希:《苏州,一座园林城市》,上海,1936年。

堆积的湖石。冈大路:《中国庭园论》,日本,1943年。

半池荷花。冈大路:《中国庭园论》,日本,1943年。

本文图片摘选自邱丽媛编译的《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:苏州园林》(中国工人出版社,2021年1月),澎湃新闻经授权发布。

责任编辑:张颖

校对:栾梦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